然而,‘烈火烹油’之际,危机四伏。 2003 年,国产手机厂商达到数十家,中国手机产能达到 2 亿台。各大厂商都在加快新品推出的速度,彩屏手机已占大多数,针对商务人士、白领女性、年轻人等各类人群的细分趋势也越发明显,智能手机开始崭露头角,小灵通、3G 技术的出现又给了厂商升级配套服务的压力,不少品牌都加大了技术投入,波导还是那个年投入 5% 销售收入研发,却依赖萨基姆核心芯片技术的波导。

伯南克2006年接掌美联储不久,次贷危机、金融风暴、经济衰退依次袭来。从“零利率”到“量化宽松”,伯南克几乎把他有关克服通缩的理论家底全部实践了在货币政策上,他带领美联储进行了三次QE,吸收了超过3.5万亿美元的政府和机构债券。这一措施缓解了危机,刺激了经济,但是同时也使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了5倍,其资产负债在2016年高达4.5万亿美元的峰值,急剧吹大了股市和资产泡沫。